30多年前,爸爸把妈妈从麻坡娶回来。今天,爸爸把女儿还给麻坡人。

黄甲虫在马路上奔驰。

Photobucket



后面有一只红甲虫紧随。

Photobucket



这些美美的照片是摄影师冒着生命危险拍的。姐夫负责载着摄影师超车拍车队。

Photobucket



大约两个小时才到新狼的老祖屋。

Photobucket



新娘下车,全部人闪一边。真不明白。

Photobucket



这是我们的temperory新房~

Photobucket



热到要命。我的妆都溶了。

Photobucket



当大家在外面忙的时候,摄影师趁机来个portrait session。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姐妹们,辛苦你们了,大家都累了一整天。

Photobucket



反串姐妹们,HOO!

Photobucket



走走走,我们大手拉大手~感觉很动感也~

Photobucket



这张美女云集图是我特别要求摄影师从这个角度拍的。摄影师拍得非常地柔和。

Photobucket



接着,就是午宴。我在当天才知道原来午宴在下午1点,不是1点半。害我赶到想“蟹”一样。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除非你别无选择,不然千万不要来这里摆婚宴。为什么?

Photobucket


原因:
1)因为要接完所有的生意,酒家就硬硬把已经够小的场地分成两个部分。妈的他们不是左右分,而是前后分。也就是说,当我入场的时候,我会先经过另外一对新人的partition,而且两个partition只用一个大花圈拱门来分割而已!

2)天文在这里遗失了钱包。可是却寻不回。

3)我都还没下车,那饭桶肥hai司仪就在舞台前放入场音乐报告新人要入场了。那个新狼就因为这样,就被吓得匆匆忙忙拉我入席,完全没有顾虑到我脚踩着4寸高跟鞋和身穿笨重的礼服。

4)甭说红地毯,你看我连入席的路都没有,又被那匆忙的新狼这样拉,我几度差点跌倒。我敢保证你们没有看过这么匆忙的入场仪式。结果,我在入场的时候是脸黑黑的。幸好摄影师突然出现叫那个新狼放慢脚步,不然我的脸肯定更加的黑。如果我当时真的跌倒,我肯定会敲破玻璃杯然后丢去给那个饭桶肥hai司仪叫她吃玻璃!


这张照片是摄影师叫那新狼放慢脚步后拍的,也是唯一一张没有黑脸的入场照片。

Photobucket



毕竟是自己的大日子,我也不打算黑脸那么久。先开香槟。我多么希望拿香槟的瓶盖可以直射那傻肥hai司仪的“猪白”口。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天文:你要吃什么?
爵士:我自己来。
(我们去陪嫁姐妹的桌子一屁股坐下来就开动。幸好有我的姐妹团,不然我怎样也开心不起来。)

Photobucket



那个死傻肥hai司仪。自己霸着麦克风唱第一首歌。我多么地希望把我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丢去她的死hai脸。这到底是什么造型?整个“蓝”样!

Photobucket



连这盘录乳猪的卖相都好过上面那个死傻hai。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这酒家果然奇烂无比,连化妆间都没有。我得在一个放满碗碟没有空调的烂storeroom换上我的裙褂。

本人喜欢这个古典的造型。对裙褂有研究的姐妹告诉我说这裙褂的手工很美。我听得心花怒放~

Photobucket



这烂酒家搞到我很赌懒,我唯有借酒消愁。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Moral of the story:
1)不要以为在小地方开酒家就可以没有品质。别忘记有很多博客也会回家乡摆婚宴,随时可以blog衰你们这些烂酒家。

2)如果可以的话,摆两场婚宴:一场给亲戚,一场给朋友。其中一个搞砸了,还有另一次机会。幸好我在26092009还有另外一场是给朋友的。不然,我想当天可能会赌火到直接上台那麦克风骂那烂酒家然后用麦克风打那死傻hai司仪的hai头。

~ 完 ~

更多相关的精彩文章:
出嫁20092009 (Part 1)
喜筵 (Part 1)
喜筵 (Part 2)
喜筵 (Part 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爵士 的頭像
爵士

Jayce-ism 四百卡内瘦(So) Skinny

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an Sim
  • 读了你的blog感觉很棒! 请问那黄甲虫是租借的吗?
  • Kian Sim,

    那是我们自己的甲虫。
    没看过你留言,是潜水已久的朋友还是第一次来?

    爵士 於 2011/10/24 09: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