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uly 2012 (星期二)

 

 

星期二早上6点我们就起床了,6点45分check out,展开了我们逃亡计划。再见了,北之窗望峰酒店。

 



首先,在酒店前搭7.11am(最早的Lavender bus)去富良野驿。夏日的日本,早上6点多看起来像8点。



 

我们搭Super Kamui快车到Takikawa转车。

 

 



 

 

在Takikawa,我们买了几个三文治。好喜欢这里的三文治,尤其是那个有日本咖哩的。在富良野,我们都靠三文治。



 

 

接着,我们就搭特急车到札幌新千岁机场。火车在札幌站停的时候,所有的座位都得转180度,so that接下来火车继续行驶的时候乘客坐的方向跟行驶方向是一样的。

 

 

在日本让旅客觉得好方便的,就是:在机场车站商场都会有充足的行李存放locker。价格会跟Locker 的尺寸及存放时间的长短而有所不同。全都很清楚地写在locket的stickr上。

 



到了札幌新千岁机场,我们搭免费接送巴士去Rera Outlet。在这里的几个小时,我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在Gap店内买了几件衣裤。这Rera Outlet不大,有很多牌子是我不曾见过的。在这里,我见过的牌子有Gap, Adolfo Dominique, Coach等等。

 

 

 

 

 

 


Outlet内的餐厅有蛮好吃的猪肉及拉面。拉面的汤底不会咸,味道刚刚好。此趟去日本的关西(京都、大阪、奈良),吃到的拉面通常都是咸的。过后读了一本有关日本关西及关东(东京)的口味,说关西的味道比关东“清淡”。天啊,他们所谓的“清淡”我都已经觉得咸死了,如果去到喜欢浓厚口味的关东,我是该怎么活下去啊?

 

 

 


我们回到机场的时候,大约傍晚6点多,我们的飞机8.10pm才飞。



我们飞到大阪国际机场已经晚上10点多了。这是我搭过这么多次的班级,最特别的一次。因为,当我们下了飞机,乘搭shutter bus到terminal,到了teriminal门口一下巴士的时候,就看到有一辆中型罗里,罗里旁边是一大堆的行李。原来,我们不用去terminal内的conveyor belt那边领回行李,这样真的省了很多的时间。大家很快地自己领了行李,就飞奔去机场外的的巴士车站买票,赶搭最后一趟巴士去梅田(Umeda)。幸好赶得上巴士,这巴士除了会在JR驿站停,也会在我们住的Hearton Hotel附近, Herbis Plaza前候车处停,很方便。Herbis Plaza是最后一站。


来到大阪梅田已经晚上11点,看到街上还是很多人很多车,有种"我终于回到civilization啦"的兴奋!



整个富良野逃亡,为时16个小时。我洗澡后,还到酒店的lobby上网把我回到文明的消息放在面子书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爵士 的頭像
爵士

Jayce-ism 四百卡内瘦(So) Skinny

爵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